专访斯巴达资本证券Peter Cardillo:美联储降息或晚于预期,美股未来两月恐遭回调

联华证券_股票安全炒股配资门户_网上股票配资

你的位置:联华证券_股票安全炒股配资门户_网上股票配资 > 网上股票配资 > 专访斯巴达资本证券Peter Cardillo:美联储降息或晚于预期,美股未来两月恐遭回调
专访斯巴达资本证券Peter Cardillo:美联储降息或晚于预期,美股未来两月恐遭回调
发布日期:2024-02-08 04:05    点击次数:53

  走进纽交所,直击华尔街。

  美股市场经历2023年12月的屡创新高之后,2024年1月三大股指开年不顺,遭遇大幅度回调。值得注意的是,科技板块开年首周下跌后却迅速反弹,英伟达推出人工智能相关新产品,推动股价接连创下多日历史新高。

  宏观层面看,备受市场关注的美国新年首份CPI报告出炉,报告显示12月CPI同比、环比增速均反弹且超预期,这给美联储3月份开始降息的预期增添一份不确定性。另一方面,纽约联邦储备银行主席威廉姆斯近日讲话释放出鸽派信号,又传递出对于通胀前景较为乐观的看法。

  美股开年震荡不断,到底是哪些因素影响了市场表现?股市“一月效应”是否会重现?与前一年相比,2024年市场环境有何不同?华尔街金融机构又会在策略上做出哪些调整?通胀前景不确定性仍存,美联储是否会开始降息?

  近日,《直击华尔街》栏目邀请到斯巴达资本证券(Spartan Capital Securities)首席市场经济学家Peter Cardillo,来谈一谈他对于2024年美股市场的展望以及对于美联储政策走向的预期。

  南方财经:首先,你能否为我们简单解读一下2024年1月前两周美股市场的表现?

   Peter Cardillo:新年前两周美股市场表现有点令人失望。在华尔街有一句老话,即新年第一周发生的一切通常会奠定下一年的趋势的行情。而我们在新年之初经历了一个下跌的市场。我认为这种情况的发生源于一个事实,即在圣诞过后新年到来之际,投资者对市场抱有很强的兴趣从而买入,导致三大主要股指多次创下了历史新高。而现在,投资者兴趣减退,导致市场有所回落。

  南方财经:具体是哪些因素影响了市场表现?

   Peter Cardillo:我认为,美股市场的表现一直受债券市场左右。去年,债券市场经历了一波大的涨势,十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一度下降了近一百个基点。而债券市场的涨势是基于市场预期美联储可能会在(今年)三月份进行降息。但我认为,现在这一预期被推迟,这是新年头几周我们看到美股市场产生波动的原因。

  南方财经:根据以往的统计数据,市场在每年的一月份通常会表现出色,这被称之为“一月效应”(January Effect),今年是否也如此?

   Peter Cardillo:目前为止,一月效应尚未发生,但我认为,一月会迎来一波行情。我认为推动一月上涨的催化剂将是两方面,首先是企业盈利指引,美股企业财报季的关键将在于业绩预期,如果业绩预期并不那么负面,我们可能会看到一月效应。同时,我们还可能会看到罗素2000小盘股表现提振,我认为中小型股票和微型股票有可能在下一轮行情中表现优异。

  南方财经:谈到财报季,美股企业会在近期发布第一季度财报,在本财报季中哪些亮点值得重点关注?

   Peter Cardillo:是的,从1月12日开始企业财报季拉开序幕,大型银行已经陆续发布了财报。结果有点令人失望,因为其中一些银行不得不承担巨额的罚款,因此盈利与预期不太一致。

  南方财经:展望2024年,你认为市场状况与2023年将有何不同?

   Peter Cardillo:我认为在2024年某个时期,我们将迎来一次回调,这在2023年也曾经发生过。我认为这次回调可能会发生在二月底到三月间,我们可能会看到股市下跌10%到15%。这主要是基于市场从技术角度来看已经过度买入。因此有一些风险存在,正如我们之前提到的,其中包括业绩预期以及地缘政治因素。

  南方财经:基于市场即将面临回调这一预期,华尔街金融机构将如何调整投资策略?

   Peter Cardillo:我认为大多数机构可能会使用一些可以对冲下行趋势的投资工具。

  南方财经:考虑到最近发布的经济数据,比如CPI和PPI,你认为美联储接下来是否会做出降息的决策?

   Peter Cardillo:我认为会有利率调整,但我认为这不太可能在三月份发生。我认为最早可能在六月底,最迟可能在2024年第四个季度末或者2025年第一季度。这个时间节点可能会让市场比较失望。

  南方财经:你为什么认为美联储不会在今年3月开始降息?

   Peter Cardillo:因为我认为经济不会在2024年的第三季度和第四季度之前陷入衰退。

  南方财经:是否有一些证据能够支持你的观点?

   Peter Cardillo:我认为如果我们来分析宏观数据,大多数经济指标一直都是喜忧参半的。经济主要受消费者推动,而利率的影响现在才开始慢慢在消费者的钱包上显现,这意味着我们将看到经济增速放缓的迹象。

  南方财经:如果美联储今年降息,你预计总共会降息多少个基点?

   Peter Cardillo:我认为会是50基点左右。

  南方财经:为什么会是50个基点呢?因为目前市场普遍预计会有一百三十五到一百五十个基点的利率降低。

   Peter Cardillo:我认为不太可能。因为,我相信我们正在走向一场经济衰退,但这将是一场温和的衰退。所以,除非通货膨胀在接下来的两三个月内迅速下降,并接近美联储的目标,否则,他们会非常谨慎。我认为美联储想要确保通货膨胀已经受到了控制,在这场与通货膨胀的斗争已经取得了胜利。我认为,美联储虽然传递出了降息的信号,但他们也会保持鹰派的口吻,与此同时,他们也在暗示降息需要慢慢来。

  南方财经:你认为美联储已经达到他们定下的2%的通胀目标了吗?

   Peter Cardillo:远远没有,我认为可能要到2024年年底或者2025年年初,通胀才会达到目标区间。

  南方财经:即使在达到2%的通胀目标之后,通胀是否有可能再次上升?

   Peter Cardillo:我认为通胀上升的风险与油价息息相关,而油价上涨主要是由于地缘政治问题引起。如果(中东地区)冲突风险扩大,石油供应中断可能发生,这就会导致油价上涨。目前,我对油市持偏空的观点,我认为油价不会涨得太高,但前提是地区冲突保持在局部范围内。如果情况改变,我们可能会面临类似于上世纪七十年代“石油禁运”的冲击,当时需求远远超过了供应。这是一个重大风险,我希望这种风险不要成为现实。

  南方财经:根据世界银行近期的一份报告,全球经济从2020年新冠疫情衰退中的复苏仍然相对疲弱。他们还认为,这将使2020-2024年成为全球经济30年来增速最慢的五年。你同意他们的观点吗?对于全球经济增长,你有何看法?

   Peter Cardillo:我同意这一观点,因为我确实看到全球经济正在放缓,甚至可能再次陷入衰退。看看中国,看看过去三个月的通货膨胀数据。没有中国经济(支撑),全球经济很难取得很大发展。

  南方财经:目前,华尔街上的很多机构都在谈论经济软着陆,而且美国财政部长珍妮特.耶伦也表示软着陆实际已经发生。你是否同意这一观点?

   Peter Cardillo:我不认同,我认为经济将经历一次温和衰退。

  南方财经:是否可以解释一下,经济软着陆以及温和衰退之间的区别?

   Peter Cardillo:软着陆意味着能够勉强维持经济增长,从统计的角度来看“仍在增长”是软着陆的重点,而不是进入负增长的领域。而衰退意味着经济在两个季度内呈现负增长。(是否温和)取决于衰退的程度。